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问题裹挟需求,满意租房体验是重中之重

据有关统计分析,目前我国大概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这当中以新就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要群体。从长期需求来看,我国租客群体偏年轻化。众所周知,“高额押金”、“高额中介费”,“带看费”等各种费用,一直是压迫在所有租客身上的巨石,可大部分房源都掌握在房产中介手里,不通过中介租房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费用也较高,很多租客还是会通过第三方中介来进行租赁。传统租房交易中,服务长期缺失,也逐渐爆出服务质量差、欺诈、乱收费、信息虚假等问题,传统中介平台在服务参与过程中保障不够。这些问题直接刺激消费者寻求新的租房体验。在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如何打造满意的租房体验十分关键。租客网力争在租赁上打造极致消费体验平台,在解决市场“虚假信息”等痛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单边收费”。所谓的“单边收费”就是房东与租客达成交易后,平台只收取房东单方面的费用,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从看房到入住,除了租金之外,租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单边收费”的提出无疑是为部分“乱收费”的中介及平台做出了表率。不论是房屋中介还是租赁平台,都是充当着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息连接者,通过信息匹配达成交易后,从双方获得部分费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中介费”。而这个大胆的尝试,对于全体租客来说更是一个减轻租房负担的好机会!从高额中介费及多项费用,到“单边收费”,正在变革着整个租赁生态,其核心是保证租客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可以预见的是,在租赁行业拥有最广泛受众群体租客网必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新独角兽,为所有租客带去更便捷、实惠的租赁体验!

2020年08月31日 10:02

自如公寓强迫房东降租49%:缺失道德的资本,很邪恶

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尾更难,这句话用来形容问题频出的长租公寓再合适不过。今年年初爆出蛋壳公寓特殊期间房租涨价的风波刚刚平息,近日便曝出长租公寓龙头自如“倒逼”房东,要么降房租、要么解约赔偿赔装修费...疫情之下,整个行业都遭遇了历史上的至暗时刻。但实际上,并不止今年,从2015年开始加速进场、积极扩张的几大长租公寓一直面临巨额亏损的尴尬境遇:赴美上市的蛋壳公寓连续亏损,2019年净亏损额高达34.37亿元,同上市的青客公寓也是连续三年亏损,2019年净亏损达4.98亿元。到底是疫情拖垮了长租公寓?还是商业模式本就有问题?长租公寓到底还能坚持多久?01拿疫情当幌子,两头吃据虎嗅爆料,疫情下,自如对房东动手了。在300人的自如业主群里,最近很多业主收到自如要求降租“命令”。要么降租,要么解约。李女士说:“我2018年7月和自如签约,把房子代理给他们,签了三年。第一年租金7045元,每年递增3%,现在7256元,到今年8月就是第三年,租金应该是7474元。6月26号晚上8点,自如的人打电话,说市场不好,我有两个选择,第一选择是租金降到4000元,第二选择是解约,他们解约,赔我俩月房租,但是要交装修费管理费什么的,具体还没给我金额和明细。”“大家虽然是业主,但是绝大部分都是房奴,也是要靠租金去还房贷的。”李女士说,降一定的金额是可以商讨的,她是理解的,但自如给她降租了45%,这让她无法接受,“他们有点太过分了。”根据李女士提供的录音,一位自称自如管家开门见山地说:“最近形势不太好,北京这边(租赁市场)出现了大幅下滑,我们公司这边费用确实遇到了困难。想问一下,您的房子最近有没有(出租)需求,没有的话,可以按照我们公司违约,赔给您2个月的房租当违约金,你可以把房子提前收回。”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疫情对普通人是灾难,可对自如们却是发财致富的商机。1月,有自如房东表示,让降房租。假如不同意,自如会解约,并赔偿2月违约金,但房东必须支付3万装修折旧费。算下来,房东要倒贴近2万块。有没有搞错?别人给我撂挑子,我还要赔钱。这合理吗?更可恨的,自如想借疫情,两头都要——房东降租,租户涨价。今年2月,自如租户表示:“我是自如的租客,长租一年,2月底到期,现在疫情期间无法搬家,续租自如却要涨价,涨幅很大,接受不了!”这并不是个别现象。有租客表示,涨幅比例达到20%,有的超过30%。要知道,一家企业每年利润增长15%,已发展迅猛。租金涨幅超20%,这不是抢钱吗?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很多租户反映,因担心疫情期间不方便找房,想提前续租。可自如公司“坐地起价”,原本每月3230,一下涨到3690。要知道巴菲特炒股每年才赚20%。自如房子租金一年涨幅15%,快达到股神级别。特别是对于那些房租快到期的自如客来说,一方面是疫情之下不好找新房子,二来如果继续租自如的房子,换租比续租价格更高。所以,长租公寓,是资本损租户,坑房东的游戏。02高价哄抬租房市场,甲醛房毒害租户要说长租公寓的兴起,房子用来住的,不用来炒的,提供了契机。为抑制房价过热,监管部门下文鼓励房租赁市场。2017年7月中旬,住建部、发改委等九部委发文要求加快大中城市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有政策扶持,长租公寓一下成了风口中的猪。像早期的打车软件一样,资本开启了疯狂的烧钱游戏。为快速占领租房市场,自如们不计成本抢地盘。一套原本标准8000租金的房子,被自如们哄抬到9000。渴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以超出市场价从房东手中拿房,最终给长租公寓埋下了雷。因此,现在才要想尽办法给房东降价。更骚的,是玩资金盘。早期抢占市场,长租公寓兜里没足够的钱。他们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让租客贷款给自己,拿去烧钱抢地。所以,租金贷粉墨登场。不用租金贷,租房押一付三,用了租金贷,押一付一。对于月光的年轻人,本来钱就不多,在销售人员忽悠下,就和P2P平台轻松签下一年贷款合同。租客按月还贷,平台却能一次拿到全额的租金。这样,一间房子能低成本套出数万元资金,拿去跑马圈地。如果行业正向发展,租户越来越多,那么这个越吹越大的泡沫不会破。长租公寓们,还可以拿着烧钱烧出来的数据,去忽悠风投的钱。然而,拆东墙补西墙,最怕黑天鹅。只要有风吹草动,长租公寓会死一大片。对于房东,损失的是几个月房租。对于租户,不但要流落街头,还要背负几万的债务。所以,自如们拼了老命,也要尽快把房子出租。从房东拿房后,以最快速度装修,然后又以最快速度出租出去。2018年,阿里年薪百万的程序员王先生患白血病死亡,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王先生在自如公寓内住了66天,被查出白血病。不到一个月,就因病去世。据自如官网显示,首次出租,空置超过30天,空气质量显示由英国某公司研发的检测仪器检测合格。但记者进房后,发现依然能闻到刺激性气味。其中一位管家更是直言,虽然公司规定房子装修完要放置30天散味,但仅有30天的空置期很难完全放净甲醛。由于放置时间越长,公司承担的成本越多,所以一旦30天期满,就会释放房源。要知道,每日金融家里装修房子,至少敞半年。装修完30天,就出租,这不是“谋财害命”?即便这样最低要求,自如也无法满足。租户刘先生提供了和这位邻居的聊天截图,对方回复说:“一星期装完的,没晾几天你们就搬进来了”。刘先生回忆,四月份搬家进来的时候,确实感觉味道比较重。结语:商人天生追求利益。但追求利益时,眼里还要有道德底线。尽管不一定违法,但自如们“亏心事”做多了,总有一天会反噬。所以,每日金融希望长租公寓要在合理的监管环境下运营。参考资料:科技每日推送《疫情期间,自如租金不降反涨价?网友:发国难财!》雪球《垄断者自如公寓也扛不住了?要么降房租45%,要么解约赔装修费!业主遭二房东逼宫!》瞭望智库《自如,这种事也干得出来?!》南方都市报《自如租客看到邻居一条朋友圈后,他慌了|南都早》牛顿顿顿《长租公寓模式面临生死挑战》三联生活周刊《长租公寓为何爆雷?无处安放的租房焦虑》

2020年06月30日 14:28

那个随便开店就能赚钱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外卖救不了餐饮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01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02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7月01日 15:09